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591看小说网 >> 诡行天下 >> 第283章 天意难违

第283章 天意难违

这龙威行别看名字大家都第一次听到,但人并非第一次看见,小四子都觉得他眼熟。众人思量了一下,才想起来,他们的船刚到大理,靠岸那时在码头上有个背着刀的大个子,说着一口众人听不太懂的地方方言。如今一看……原来就是神捕龙威行。

龙威行也认得众人,说当日并不是有意要说一口方言,而是正准备抓一个匪徒,所以说话怪里怪气。

龙威行还真是有些神捕的样子,长得是一脸的正气。进门后,对展昭礼貌地拱手,“这位就是展昭展大人么?”

展昭也对他拱了拱手,“龙捕快。”

“展大人,今日可曾于闹市打死了董方?”龙威行问。

展昭摇头,“没,我不知道董方是谁。”

“那你刚才可曾在闹市打一男子?”

展昭点头,“有。”

“此人就是董方,展大人可是有意打得他内伤,以至于伤重不治而死?”

展昭微微一愣,“你是说,他是死于内伤?”

“不错。”

展昭一笑,摇头,“第一,我打他的时候没用内劲。第二,并不是我主动要打他,是他先动手,我只是还手。第三,我没有理由杀他,更不可能错手杀他。”

“口说无凭。”龙威行此人似乎相当严肃,一板一眼,“街上路人的口供的确也是董方先动手,展大人还手,但是展大人打了他是事实,至于有没有做什么手脚,展大人内力深厚,一般人肯定看不到。所以,还是要轻展大人回一趟衙门,让知府大人审一审。”

展昭点头,“没问题。”

“多谢展大人配合,请。”龙威行很客气,也没说要动镣铐。

展昭要跟他走,白玉堂伸手一拉,“等等。”

展昭回头看白玉堂。

龙威行也回过头,看到是白玉堂出口阻止,就拱了拱手,“白五爷,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我等并未说要即刻定罪,只是带展大人回去调查……”

“我又没说不让他去。”白玉堂微微一挑眉,“我是提醒你,还有一个嫌疑人,也可能杀了董方。”

龙威行和展昭都是一愣,赵普他们也不太明白。

“谁?”龙威行认真问,“莫不是白五爷有什么线索提供?”

白玉堂指了指自己,“你若是抓嫌疑人,我也是。”

展昭皱眉,瞪白玉堂——你瞎说什么?分明没你什么事,你往上头挨什么?

龙威行也纳闷,不解,“我听路人口供,白五爷并未靠近过董方。”

白玉堂笑了笑,“我要杀人,未必需要靠近他的。通过注入内力延时而死的功夫,最有名就是隔空掌,是我天山派的绝学,世上除了我师父就属我使得最好,你说我是不是比展昭嫌疑更大?”

龙威行张着嘴半天,“那……莫不是白五爷自首说杀了董方?”

白玉堂摇头,“我没杀他。”

“那何故跟我回去受审?”董方板起脸,“白五爷,莫要阻挠办案。”

白玉堂好笑,“我和展昭情况相同,都可能杀了董方,但都不承认杀人,为何你抓他不抓我?”

龙威行张了张嘴,无奈,又一摆手,“那么在下就一视同仁,两位请。”

展昭又要往前走,白玉堂还是一伸手拉住他,“慢着。”

董燮在后边皱眉,“白五爷,又怎么了?”

白玉堂看龙威行,“你凭什么抓我们?”

龙威行一愣,张着嘴,“二位有嫌疑啊!”

白玉堂点头,“可我们没杀人。“

“所以只是请回去调查。”龙威行来气,这位白五爷长得一表人才怎么弄不清楚事情

只有展昭知道龙威行这老实人非被白玉堂绕晕了不可。

赵普含笑坐在一旁剥桔子,似乎想看场好戏。

白玉堂反问龙威行,“有嫌疑你就抓,一视同仁是不是?”

“是啊!”龙威行点头。

“那董方被打到现在,过去差不多两个时辰了,这两个时辰里,董方总共见过多少人是和我们一样有嫌疑的,你都将那些人抓来了没有?还有,我们和董方发生争执的时候,四周有多少人围观?另外,若是说内力潜伏体内再发作的最长时限是七天,这七天董方有没有跟人打过架,这七天里董方接触过多少人,而这所有人里面,有几个是和我一样会隔空掌的?除了隔空掌,江湖上大致算算能用来造成董方这种死法的功夫至少有二十中,你有没有一一排查过?若是要抓我俩,可以,你不是一视同仁么?把其他这些人都抓起来,不然的话,我不服气。我们是宋人不是大理人,在你境内自然要守你的法纪。但你大理的法纪也要保护我公平,若是我觉得不公平,你只抓我们两个宋人而不抓任何一个有嫌疑的大理人就是欺负我宋人。”说着,白玉堂轻轻扬起眉,“我白玉堂,不是让人欺负的,我白玉堂的人,也没人能欺负。”

赵普剥完了桔子递给小四子,哈哈大笑,“谁要在我赵普面前欺负宋人?”

龙威行已经被白玉堂绕晕了,他是一板一眼的性格,总觉得白玉堂说的似乎是对的,有一定的道理,但是又好像有些不讲理,貌似是正反话,那边说都是通的又两头堵。

董燮气得脸都青了,好你个白玉堂啊,一张伶牙俐齿,不过……他又不好发作,因为门口五百人怎么样?就算五千人,打得过这些人么,更何况,还有个赵普坐镇呢。此时不宜张扬,万一有探子去邢怀洲那里说一声,说他们五百精兵围住了赵普的住处,那大宋还不发兵来救他们的兵马大元帅,到时候说不定真打起来。

想到这里,他还有些混乱,因为这边坐着个赵普,不远处的是殷侯,这两人,究竟哪个是赵普?

一瞬间,大理一方骑虎难下。

展昭不是咄咄逼人的人,而且自己身处开封府供职,知道捕快的难处。也知道白玉堂是不舍得自己进官府,怕到时候遇上什么危险,但这样也不是办法,于是轻轻拍了拍他握住自己胳膊的手。

白玉堂自然知道展昭是什么性格,可此时相当于讨价还价,太好说话,容易吃亏。

如果脾气是三个阶梯,那么位子决定脑子。

展昭基本是很有涵养,会体谅别人难处,有时候吃亏一些也无所谓的类型。而白玉堂是懒人性格,倒未必是他什么都不在意,而是懒得管。但一旦他想管,他会有做买卖的脑袋,自己太吃亏不行,自己关心的人,吃一丁点儿亏都不行!而比起这两位江湖人的身份,赵普是带兵打仗的将军,也是个彻头彻尾的皇亲国戚高官重爵,位高权重,打仗最讲究就是咄咄逼人了,让一步都不行。

这样一下子僵住,没人帮着缓一缓,是谁都下不来台的,而这时候能来缓一缓的,只有一个人……

公孙走上了几步,道,“其实几位说得都有自己的道理,你们怕放走犯人,而我们怕被诬陷,不如找个折中点的法子?”

龙威行和董燮一见有台阶,立刻顺坡下驴,问公孙,“公孙先生智慧过人,有什么高见?”

“我们也想抓到凶手还展昭清白的,所以……我想再验一遍尸体。”公孙道,“也许能查到更多线索,另外,并没有足够的证据指证展昭杀人,此案还要调查,展昭不用待在牢房里,更不用像被犯人一样对待,如何?”

“呃……”龙威行觉得这倒也是合情合理,“那展大人若是跑了呢?”

“他要跑也不会等到现在。”白玉堂凉丝丝在一旁插了一句。

龙威行点了点头,觉得可以接受,以展昭的名望,也不至于会逃跑,于是就问白玉堂,“那白五爷,是否也一样?”

白玉堂点头,只要展昭不被当犯人似的对待,他目的也达到了,于是和展昭一起去衙门。

出门的时候,白玉堂回头看了一眼,就见天尊皱眉站在那里,依旧心事重重。而此时,白玉堂心中已然有了些数了,大概能猜个八九不离十,天尊之所以装病,估计是害怕自己怪他。

展昭正看他呢,一脸关切地问,“怎么了?“

白玉堂淡淡地笑了笑,到展昭耳边说了一句,“不用试我师父了,大概猜到了。”

展昭惊讶,压低声音,“那他是弄丢了什么信么?”

白玉堂点了点头,“应该是。”

展昭摸摸他肩膀,“他是怕你生气吧?后果很严重么?你别怪他啊。”

白玉堂无奈一笑,点头,“放心,我自然有心理准备,再说了,师父也不是第一天糊里糊涂,做错了什么我这关都能过,我只是怕他,过不了自己那关。”

展昭皱眉,“那么严重啊?”

白玉堂点了点头,看展昭,“我一直觉得所有事情都是展皓搞出来的,可这样看来……可能并不是,展皓没准只是救火的那个人,真正无意之中放了火的人,并非是他。”

“那是谁?”展昭皱眉,“你别跟我说是天尊哦!”

“也不算是。”白玉堂摇头,沉默了片刻,轻轻开口,“应该是五姨,情况估计和你那个案子差不多。”

“什么意思?”展昭不太明白。

“知道个开头也知道个结果,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没人知道,我们要抓的,也就是那个人。”白玉堂想到这里,伸手轻轻搭住展昭的肩膀,“最庆幸的一点是,你大哥可能真的有苦衷。”

展昭听了,心中却并没有如释重负的感觉……展皓的嫌疑一会儿没了,一会儿又有了,想起早先那一场虚惊,展昭还是觉得不能一味地骗自己或者朝自己想看到的结果去看,还是应该等事实。

伸手也拍了拍白玉堂的背,算是一种安慰,无论这事情是起因于五姨还是天尊,都是白玉堂至亲的两个人,没有人应该被责怪,真正该负责任的是制造这些事端的人!

前方,龙威行和董燮都注意到展昭和白玉堂不知道说什么,两人举止亲近得很。

他两人的事情,天下人大概都知道,看法各异,龙威行就觉得可能只是两人胡闹的,或者江湖人乱传,一直没放在心上。

但如今亲眼一见,就觉得无法理解。龙威行心说这两人虽然都是长相出众,但总觉得不成体统。他看了好几眼,最后见两人越靠越近,索性咳嗽了一声,带着几分嫌恶。

公孙带着小四子走在他后面,展昭和白玉堂的前边,龙威行的神情他自然看得清楚,有些想笑。

小四子提着小药箱心不在焉走在哪里,回头,伸手一指,“喵喵,白白头发乱掉了。”

展昭顺势伸手过去将白玉堂一缕飘到前边的头发归拢到耳后,动作之自然,看得龙威行也有些傻。

他正不解,就见小四子突然回过头,对他吐舌头做鬼脸,张嘴嘟囔了一句,“少见多怪!”

公孙忍笑,瞪他一眼——不可以没礼貌。

小四子撅个嘴,凶巴巴瞄着龙威行,那意思像是在说——你再看呀!

龙威行尴尬地回过头,心说这小子怎么知道自己什么心思?看着傻兮兮,敢情还挺聪明的啊。

展昭含笑瞧白玉堂——人家看呢,是不是收敛点?

白玉堂挑眉,手放在他肩膀上不下来——偏不,怕什么,有小四子撑腰呢。

展昭忍不住乐了出来,白玉堂含笑和他一起走。

小四子一眼看到了路边的一座酒楼,就回头对两人招手,说这里的粉丝锅超好吃,公孙也说的确好吃,一会儿要不要吃个宵夜。于是,前边龙威行和董燮一脸严肃,却见身后三大一小有说有笑谈得开心。

萧良拖在最后边踮着脚张望,觉得赵普怎么那么慢呢。

……

殷侯急着要去看着自家外孙,但天尊说了句“想到件事情”就不再往下说了,他着急拽了天尊一下,“你究竟想到什么了?那捕快你见过?”

天尊回过头,认真说,“对啊!”

殷侯倒是愣了,“你怎么会认识这捕快?”

天尊点头,“他来过我的山谷,虽然只是送信到门口,不过玉堂貌似也看见过!”

“可刚才白玉堂根本看不出来认识他的样子。”殷侯不解。

“当时玉堂还小,也许……”

“不会吧。”

这时,备带人去衙门的赵普走了过来,“我记得展昭说过。”

天尊和殷侯都朝他看。

赵普慢悠悠开口,“只要白玉堂见过的,他都记得住,一样东西都是如此,更何况是一个活人。”

天尊微微皱眉,愁容满面语带沮丧,“那样的话,大概玉堂已经知道了吧。”

殷侯背手,“你倒是爽快点说啊!”

天尊终于是开口,“那位龙威行神捕,做捕快之前,可能是个驿官,也就是信差。”

赵普愣了愣,看天尊,“你说的弄丢那封信,莫非是他给你送来的?”

天尊点头,“没错,而且……当时和他一起来送信的,应该还有另外一个人,确切地说,龙威行是陪着那人来送信的。”

赵普和天尊都愣了,“是什么人?”

天尊低声到,“比玉堂就大了几岁的一个小孩儿。龙威行送完信走了,他貌似没走,后来他还进我住处偷东西,被玉堂发现了,偷的是几本书。”

殷侯觉得稀奇,“偷书做什么?”

“他很爱看书,家里清苦念不起,想日后有一番作为什么的……”天尊低声道,“我看那少年挺好学,于是……”

“于是你干什么了?”殷侯问。

“不是我干的,我哪儿会管这种小孩儿的事情。”天尊无奈地说,“玉堂让他想看书随时来拿,没地方去就住下呗。”

……

赵普和殷侯都不知道该怎么评价,就问,“然后呢?”

“然后那少年真的在我的书阁里看了半年左右时间的书,可是半年后,他突然消失了。”

“消失?”赵普皱眉,“不辞而别么?”

“不错。”天尊点头,“我都没发现他走了,好一阵子后才想起来好像应该是有这么个孩子,于是问玉堂……”

殷侯眉头都皱了起来,大概猜到,那孩子应该醉翁之意不在酒,说是留在那里看书,其实是想跟天尊学功夫吧?若是要偷信,当时不送不就得了么,只可惜天族是个缺心眼的,且眼光极高,估计那孩子他没看上,所以没往那方面想。当时他因为收了白玉堂这么个“古今”奇才,每天都得瑟得要命,整天宝贝徒弟前宝贝徒弟后的,哪儿还有心思留意别的小孩儿。

“白玉堂怎么回答的?”赵普有些好奇。

“玉堂说,那么久了你都没看人一眼,他当然走了。”天尊说到这里,撇嘴,“玉堂那个时候已经一点都不可爱了,臭屁得要死,还说我缺心眼。”

赵普和殷侯对视了一眼,默契地点头——真的是缺心眼!

“那孩子会不会偷走了书信?”殷侯不解,“他为什么会跟着龙威行一起去找你?然后龙威行就把他留给你了不成?”

天尊耸肩,“我怎么知道。”

“他有没有说过想要跟你学功夫?”赵普问。

天尊皱眉想了想,“我不记得了,想跟我学功夫的人很多的。”

“你通常都怎么回答的?”殷侯无语地问他。

“基本就是说,我的功夫不是谁都学得会的,天分不够就不要浪费时间了。”

殷侯扶额,心说难怪白玉堂敌人那么多了,“对方没问过你,为什么只收白玉堂在身边,别的都不收么?”

“经常有人这么问啊。”天尊坦然回答,“因为玉堂独一无二啊,世上能继承我衣钵的只有他一个。”

赵普都无奈叹气——该怎么说天尊呢,虽然老头毫无恶意,但这性格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

天尊看看左右,问,“我是不是又闯什么祸了?玉堂也跟我说过让我以后别这么说,我很久没说过了!”

殷侯背着手,“其实你说的也是实话,只是还是那句话,话说出口了,别人不能接住,会做出什么事情来,你就控制不了了。”

“那个少年叫什么名字?”赵普最后问。

天尊摇了摇头,他根本没在意,也没问过。

赵普和殷侯对视了一眼,不知道白玉堂……是不是记得?

……

“龙易淩。”

众人走在途中,就听白玉堂突然用不高不低的声音说了一句。

龙威行听到后愣了愣,回过头看白玉堂,显然对这个名字有印象,面露惊讶之色。

“他是你什么人?”白玉堂问龙威行,“现在在哪里?”

“是我的一个小兄弟,名字还是我帮着取的。”龙威行回答,“所以顺着我姓龙了,你认识他?”

白玉堂皱眉,“也就说,本名并不叫龙易淩了?”

龙威行摇头,“不叫这名字,是我娘捡到的一个小孩儿,跟在我身边养了几年,我当他亲兄弟一般。”

“他现在人呢?”白玉堂追问。

龙威行神色黯然了几分,“说来话长了,大概有个二十年了吧,那时候我还年轻,帮着送信。那次我们去了一个很美的山谷,山谷里有一老一少,谷中百花盛开……老头我没怎么看清楚,不过那小孩儿可真漂亮,应该是个小女孩儿吧?

展昭没忍住,“噗”一声,就见白玉堂一张臭脸。

“到了那里送了信,易淩就跟我说,让我先回去,他要留在山谷里跟高人学功夫。”龙威行无奈一叹,“那高人我也没太看清楚长什么样子,只知道仙风道骨的样子,一袭白衣跟个神仙似的,。

“你把那么小的小孩就留在那里了么?”展昭纳闷。

“他说他有介绍信啊!”龙威行道,“再说了,他千里迢迢帮忙送了一封重要的信去,对方一定也会收他做徒弟的吧,且他的确聪明伶俐,很有天分。于是我就回家了,说是半年后来看他。”

展昭和白玉堂都皱眉,异口同声,“那封信是那孩子让你送的?”

“是啊!”龙威行点头,“说是一个阿姨让他送的,很重要的一封信,我就陪他到山谷,是易淩将信送进去给那高人,顺便传话的。”

“你不知道是一封什么信?”白玉堂问。

龙威行摇头,“我没多问。”

“说了半天。”展昭忍不住打断,“你弟弟后来究竟怎么样了?”

龙威行的神色也渐渐暗淡了下去,“半年后,我去接他的时候他已经在山脚下等我了,我问他功夫学的怎么样,他当时很生气地说,他一定会干出一番大事业来,让世人都知道,他比谁都强,比谁都有天分!”

展昭和白玉堂都有些无奈,天尊总是缺心眼缺心眼的,看来伤了孩子的自尊心了。

“后来呢?”展昭见龙威行眼圈有些红,就预感到情况不太妙。

“后来,就没有后来啦。”龙威行叹了口气,“我跟他回来的路上,我生了病,他为了给我摘草药,掉进山谷了。我也没找到尸骨,从此之后,就再没见过易淩了……唉,都是我这个当哥哥的不好。对了,你们怎么认识我弟弟的?”

龙威看着白玉堂,又看看展昭,“你们见过他?该不会是他大难不死成了什么大人物吧?”

白玉堂觉得他似乎盲目乐观,就问,“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

“哦,我记得小时候,一次呢,有个算命先生说易淩不是凡品,将来会有很大的作为,只是有一劫。”龙威行叹气,“若是能拜得名师,那么前途不可限量,可若是拜不入师门,到时候必定堕入魔道,搞得天下大乱什么的……哈哈,我当他胡说八道,还差点打他呢。”

白玉堂和展昭对视了一眼,两人从刚才就纳闷,为什么五姨不叫陷空岛的人送信、或者索性自己跑一趟,再不济等白玉堂逢年过节回陷空岛的时候再给他或者天尊都是一样的。非要让一个小孩儿给送去……会不会就是因为想让这孩子拜入天尊门下。那孩子说有介绍信,可能五姨真的写了介绍信,想要天尊收他为徒。只可惜这孩子自尊心太强,不想靠介绍,见天尊不拿他当回事,也不甘心被白玉堂比下去,于是就走了。

白玉堂立刻想到了之后他回陷空岛,五姨似乎也旁敲侧击问到过他有没有师兄师弟,他回答说,天尊说了,自己是最后一个,再不收徒弟,因为绝对不可能再找到更好的了。

当时五姨的确是说了一句,“天意如此,天意不可违。”

白玉堂想到这里,无奈地笑了,原来如此啊,果然是天意不可违么……五姨那封信里,究竟有些什么,如果真的早料到是天意,五姨会不会也有准备?

喜欢诡行天下请大家收藏:(www.591kxs.com)诡行天下591看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诡行天下最新章节 - 诡行天下全文阅读 - 诡行天下txt下载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诡行天下 591看小说网

猜你喜欢: 深夜书屋人小鬼大来自地府的手机最后一个摸金校尉神魂之判官我的捉鬼道士生涯捡漏奇闻精变诡行天下尸王小道长鬼事旱魃神探生人未禁魔临坟地小保安不一样的恶魔人生第二种真相听灵师
完本推荐: 完美世界全文阅读吻痣全文阅读三步上篮(下)全文阅读后丧尸时代全文阅读若春和景明全文阅读回南天全文阅读[道林/歌剧]致命美学全文阅读继承人和长孙全文阅读没出息的庄先生全文阅读乔先生的黑月光全文阅读锦鲤小皇后全文阅读雄霸蛮荒全文阅读[综]如何淡定的面对过去全文阅读猎狼岛全文阅读惊悚乐园全文阅读楚汉争鼎全文阅读王者重临(电竞)全文阅读婚后霸占娇妻全文阅读天骄无双全文阅读[综]这个财阀接地气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鲛人泪之画地为牢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超神制卡师万道剑尊药门仙医超神学院之武功之神冷宫娘娘有喜啦楚氏赘婿天芳绝地求生之升级狂人粉妆夺谋舌尖上的二次元我是反派一品容华魔凯乱三界万族之劫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天唐撒娇福晋最好命玄幻之天帝饶命替天行盗超神机械师霸总他又被离婚了沧元图未来之最强萌妻系统穿梭之福妻满满玉玺记天才神医宠妃三国之无上至尊诸天最强女主

诡行天下最新章节手机版 - 诡行天下全文阅读手机版 - 诡行天下txt下载手机版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诡行天下 591看小说网移动版 - 591看小说网手机站